新编《离骚》序 山林子天然道德慧智教导诗
ʱ䣺 2020-11-22

整部作品不仅应用了事实与神话传说之赋陈,还大批运用了比兴伎俩,用花草鸟兽寄托德慧思维情义,因此诵来总给人以种“言有尽而意无限”之感。因为诗人内怀忧愤和难以压制豪情之畅快抒发,全诗如大河奔流、落千丈、浩浩大荡、威风凛凛、震动心魄!

新编《离骚》序

《离骚》以身世、恶运、怅惘、求索、再求索苦难过程和追求德慧美政为人民谋幸福之爱国爱民德慧理想情怀为核心线索贯串整部作品。

《离骚》是屈原创作之巨大慧智诗篇,是一部浪漫主义慧智艺术杰作,亦是一部中华古代最长慧智抒怀诗,其首创了“骚体”诗歌情势,衡阳市通报3起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突出问题典型案例。能够说《离骚》呈现,标记中华慧智诗歌艺术由形而下之世俗情唱升华到形而上之心灵美吟,(慧智诗之特质为慧智意象浪漫美而不是妄欲识象煽欲丑)实为慧智诗意育人传统之起源也。

山北河南湖畔泉城山林子

庚子乙酉甲子甲子聚狮林

以上等于吾数十年热爱《离骚》和创作新编《离骚》之缘起。

以屈原作品为主体之《楚辞》是中华浪漫主义慧智文学源头之,以最有名之篇章《离骚》为代表之《楚辞》与《诗经》中《国风》合称“风流”。《楚辞》对后代诗歌艺术影响之大,难以估计,实为中华德慧文明群山之顶峰也!

作品后半部通过神游天界、寻求实现德慧美政理想遭受失败后欲以“殉身警世”方法来唤醒众人德慧之浪漫慧智叙述,活泼反应出屈原挚爱祖国和人民之深沉德慧思惟情感。

《离骚》通过建构起雄伟绮丽之艺术形式,塑造出个有血有肉之鲜活抒情主人公形象,其身上集中体现之中华民族道德文化和德慧文化精神,作品体现之心中踊跃向上之浪漫主义忘我、大爱和贡献精力,表示之生涯中执著“求索”之悟真、向善和求美精神,为无数仁人志士树起一座千秋彪炳之道德慧智正人相。 数千年来,

《离骚》已成为后世德慧君子们所信守和追求明道践道事业之强盛精神能源,对以“发奋图强、厚德载物”为中心之中华民族道德精神之弘扬,对中华民族优良道德文明、德慧文化和慧智文学之传承发展,发生极其深远影响,《离骚》道魂,德流亿世,慧华万古!

作品前半部通过重复倾诉其对祖国前程跟国民福祉之忧心重重,表白了请求改革政治之强烈欲望、保持德慧美政幻想之信心与虽灾厄也毫不向朝廷忠直邪恶权势让步之刚强德慧意志。

屈原是中华道德文明、德慧文化和慧智文学之达贤,是中华浪漫主义慧智文学之真正奠基者,也是“楚辞”之真正代表诗人,管家婆中特期期准,开创“香草丽人”意象美德之境界,被誉为“楚辞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