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纪录片揭秘贿选案细节 王珉曾称最好少抓
ʱ䣺 2021-02-23

  原标题:反腐纪录片揭秘贿选案细节…王珉说“希望大家能够软着陆”

  [编辑/刘姝蓉 统筹/纪欣]继《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永远在路上》《打铁还需自身硬》之后,中央纪委宣传部和中央电视台再次联手,制作全面从严治党大型纪实纪录片《巡视利剑》。

  大白新闻 注意到,9月7日晚播出的第一集《利剑高悬》中,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福建省原省长苏树林,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现身说法,披露了诸多鲜为人知的落马细节。

  据悉,专题片摄制组赴全国18个省区市,累计采访15名中央巡视组组长、副组长及相关工作人员,20多名纪检监察干部。拍摄了包括王珉、黄兴国、王三运、苏树林、卢恩光、武长顺、虞海燕等近20名因巡视发现问题线索被查处的官员。

  王珉:能保护就少抓,希望大家软着陆

  纪录片介绍称,山西系统性、塌方式腐败和三大贿选案:湖南衡阳破坏选举案、四川南充和辽宁拉票贿选案,都是巡视发现的。

  辽宁拉票贿选案共查处955人,其中中管干部34人,省管干部905人,45名拉票贿选的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523名收受贿赂的辽宁省人大代表被终止代表资格。据介绍,辽宁贿选涉案的礼品有金条、几万元的购物卡、苹果手机等等,涉案贿赂金额超过5000万元。

  王珉2009年到2015年担任辽宁省委书记,辽宁拉票贿选案正是发生在他主政期间。辽宁省委换届、省人大常委会换届、全国人大代表换届这三次选举中,连续出现违规提名、身份造假、拉票贿选。辽宁省委原常委苏宏章、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郑玉焯,都是通过拉票贿选当选;102名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中有45名拉票贿选,参加投票的616名省人大代表中有523人收受钱物,116人作为中间人转送钱物。作为省委书记,王珉对选举中的问题,尤其是对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清楚,因此,当2014年中央巡视组第一次巡视辽宁时,王珉深感不安。

  片中,王珉称自己的行为“不光是极端的不负责任,简直是拿我自己的政治生命开玩笑。”他还供述了自己打听巡视动向的行为:“对巡视组有担心,也是千方百计地打听,叫他们把巡视组的一些动向,找一些什么人谈话,比如说他们派人到大连去了,他们派人到鞍山去了,是不是调查王阳的情况。”

  中央巡视组发现了选举存在严重问题。当时还没有证据指向王珉与选举乱象有关,中央巡视组本着对辽宁省委信任的态度,巡视反馈意见第一条就明确要求辽宁省委对选举问题进行调查和整改。而王珉则认为自己就算过关了,对中央的要求只是走了走过场。“就没有认认真真地去从细节上每一个每一个去落实它。只是想不要被查到,盖子不要揭开,只要能捂住,这个事情是能混过去的”,王珉这样说。

  据悉,辽宁省实际上对问题根本没有展开调查,贿选官员和人大代表也无一被追责。当时,衡阳破坏选举案和南充拉票贿选案都已经被严肃查处。“我也觉得我老书记了”,王珉自认为中央已经抓出了两个拉票贿选案,应该不会再对辽宁的问题较真了。

  但是事实却不然,辽宁省对调查整改的敷衍态度让中央感到问题可能更为严重,2016年中央巡视首次开展“回头看”,就把辽宁作为四个“回头看”的省份之一,王珉本人也被列为重点关注对象。

  时任中央第三巡视组副组长刘维佳接受采访时称,苏宏章作为省委常委的差额人选,这是王珉私自提出来的,王阳作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差额人选,也是王珉坚持提名。

  曾经担任苏州市委书记、吉林省委书记的王珉,到了辽宁工作后,他认为已经是自己最后一个岗位了,不想去得罪人。片中他说道,“我到辽宁的后期,我实际上是守摊子,我就想不出事。有时候省纪委要我签字的时候,说哪个哪个要双规了,哪个哪个要立案了,我都要跟他们说半天,这个证据是不是特别固定了,我讲如果能够保护,最好少抓,希望大家能够软着陆。”

  当王珉的秘书向他汇报拉票的行为时,他的答复竟是“我觉得也不要太追了,把这事情搞出来,有什么好处呢。”

  除了默许纵容,王珉甚至亲自出面替数名企业老板打招呼,帮助他们获得提名。王珉和这些老板有权钱交易,当老板们提出想当人大代表时,王珉自然也就无法拒绝。在忏悔录中,王珉写道:“正是由于我的不负责任,让党中央的权威被漠视,让严肃的选举制度被亵渎,让‘人民代表’的称号被玷污,在全党全社会造成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

  苏树林:让弟弟帮人办事,他哭着说“我害了他”

  苏树林是福建省原省委副书记、省长。他出身大庆油田,干了11年技术工作,此后走上管理岗位,37岁就成为大庆石油管理局一把手,不到40岁就成为中石油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2007年到2011年间,他担任中石化集团一把手。2014年11月,中央第六巡视组巡视中石化,当时已经在福建任职的苏树林,密切关注着巡视中石化的情况。2015年10月,已经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的苏树林,因为在中石化期间的问题被立案审查。

  在职位不断晋升的过程中,苏树林为一些企业在设备推广、承揽项目、合作开发、销售产品等方面提供帮助,并收受他们的钱物。除此之外,苏树林把国有的石油企业当作可以随意取用的私人银行。下属企业为他定制高级服装、出资购物达数百万元,他都安心接受;私人的各种花销也都在中石化报销,即便到福建任职后依然如此。

  纪录片中透漏,苏树林公款报销个人花销,在中石化干部职工中早已不是秘密。当他调职福建之后继续报销时,曾有看不惯这种做法的人在网上发帖议论。苏树林看到后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不是停止报销,而是想办法删帖。

  “开始实际上是我自己给民企的老板办事,然后收他们的好处。到后来又到中石化工作了,后来官大了我就想,自己再直接帮他们办,影响大,风险也大了。后来我就让我弟弟去帮民营企业办事,我给他站台,帮他打招呼,然后让他前面去跑,让他代我收受好处。是我让他去做的,我害了他”, 说到这里,苏树林流下悔恨的泪水。

  据苏树林讲,他的母亲曾在1994年他当厂长时对他说,当官要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挣多少就吃多少,只吃槽子里的,不吃槽子外的。而2014年,她又向苏树林讲了同样一番话。“她是要求我要注意。正好20年,无言以对。”

  武长顺:为转移注意自己去巡视组反映线索

  2014年3月,中央第五巡视组在天津巡视期间,收到群众来信来电来访1万多件次,其中大量内容涉及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兼公安局局长武长顺。

  武长顺在民间被称为武爷,从这个称呼里不难读出人们对他的看法。他自己也在片中坦言:“公安局长变成爷了嘛,这个跟人民对立了。名声是不好听的。”

  据悉,在这巡视的过程中,武长顺本人居然也来给巡视组反映问题线索。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吕留献介绍称,武长顺利用他们公安局经侦总队查一个案子涉及的中管干部线索,主动找到巡视组,希望把注意力集中到这个人身上去,自己得到解脱。

  片中介绍,武长顺没有向组织申报的问题包括,其女儿有香港的身份,多年来私下经营多家公司等。据悉,这些公司无一在他本人或家属名下,全部由朋友、同学、亲信代持。

  作为公安局长,武长顺有着很强的反侦查意识。他多年来不断成立、注销各种公司,频繁变换股权,试图让公司背景变得难以追查。不少代持人甚至对自己名下公司的情况一无所知,能得到武长顺信任帮助他打理的核心团队不到十人,由亲属和亲信组成,每周武长顺会召集他们到家中,听取汇报、做出指示。武长顺还给他们配备了和自己联系的专用手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销毁换号。

  武长顺靠权力获得了资源,他的这些公司的重要业务就是承接交管设施项目,这都在他的职权范围内。此外,他还授意下属利用公权力为他清除竞争对手,把一些项目交给他控制的公司垄断经营。

  时任天津市交管局设施处处长庞文升供述称:“限我两年期间,全部清走,49家。我召开了处长办公会。我顶着风浪,硬着头皮,一年半清理了,就是(武长顺的)正直公司独家干啊。”

  据悉,武长顺占有股份的联华停车场有限公司垄断了停车场经营权,既无人竞争,也无人监督,结果管理随意、层层转包,乱划线、乱收费,引发市民强烈不满。

  2014年7月9日,中央巡视组向中共天津市委反馈巡视意见。坐在台下的武长顺以为这次巡视已经顺利过关。7月19日,武长顺的女婿出境办事,触发边控被拘,他本人才意识到情况不妙,匆忙从饭局赶回家中,召集手下作最后的挣扎。

  武长顺坦白称:“报表什么这些材料凡是跟家里面没关系的那些东西,全部给它用粉碎机粉掉了,东西都要拉走。就是拉走一汽车,还没有都拉全。然后呢我又开了一个会,我跟高管讲,中央要查我。这样的话,你们反正也知道,(就说)股权也是你们的。”

  2014年7月20日,武长顺接受组织调查。2017年5月,武长顺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大数据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12轮巡视共处理来信来访159万件次,与党员干部和群众谈话5.3万人次, 发现各类突出问题8200余个。十八届党中央开展了12轮巡视,共巡视277个党组织,对16个省区市进行了“回头看”,对4个中央单位开展了机动式巡视,兑现了全覆盖的政治承诺。十八届中央纪委执纪审查的案件中,超过60%的线索来自巡视。

  收看小贴士

  专题片共4集,9月7日播出第一集《利剑高悬》,9月9日播出第二集《政治巡视》,9月10日播出第三集《震慑常在》,9月11日播出第四集《巡视全覆盖》。2017年9月7日至11日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每晚8点首播。[资料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央视等]

  

责任编辑:刘光博